欺凌!恐嚇!24歲女孩在奧運會閉幕第二天自殺,曾撞見教練與隊友私情

欺凌!恐嚇!24歲女孩在奧運會閉幕第二天自殺,曾撞見教練與隊友私情
年下男竟成为了我的家庭教师?!

東京奧運會閉幕的第二天,新西蘭自行車隊的運動員在離開東京的航班上收到了一條令人震驚的消息,曾經參加過里約奧運會的隊友奧利維亞-博德莫爾突然離世,年僅24歲。

美国防长奥斯汀访乌克兰 强调将继续支援抗俄

去世前幾小時,博德莫爾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對很多人來說,體育是一種奇妙的發泄方式,這是一場搏鬥,也是一場戰役,但它是如此歡樂。當你贏的時候,那種感覺獨一無二;然而當你失敗,獲得資格也沒有被選中,當你受傷,無法滿足衆人的期待,比如擁有房子、婚姻、孩子時,都是因爲你想爲熱愛的運動傾其所有,這種感覺同樣與衆不同。”

最後一個見過博德莫爾的朋友是賽艇運動員埃裡克-穆雷,兩人曾一起滑雪,當時他並沒察覺博德莫爾有何異樣。“如果你在過去72小時裡見過她,完全不會想象會發生這種事。”

哈米什-弗格森教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在他的記憶裡,博德莫爾一直與衆不同,充滿鬥志。在一場全國比賽中,博德莫爾的獲勝讓人印象深刻,然而賽後弗格森不得不安慰這個沮喪的姑娘。

辰星降临之国的妮娜

“我記得她哭着離開賽道,好像很不開心,我問她‘怎麼了?你不是贏了嗎?’她說‘是的,但這太容易了,如果沒有壓力,我怎麼才能變得更好,有所進步,參加世界青年錦標賽呢?’”弗格森回憶。

離岸風電3-2國產化總分提高至115分 增併網緩衝機制

上天總是眷顧勤奮的人,博德莫爾如願以償,參加了2015年在哈薩克斯坦舉行的世界青少年錦標賽。初次登上國際舞臺,博德莫爾表現搶眼,獲得團體爭先賽銀牌和500米計時賽銅牌。

春节回来第一天 怎能忘iPhone 7老朋友

沒過多久,博德莫爾接到國家隊的徵召,搬到坎布里奇進行訓練。如弗格森所願,博德莫爾在國家隊迎來一個不錯的開局,2016年相繼參加了世錦賽和奧運會,在里約她進行了三項比賽,獲得凱林賽的第25名以及個人追逐賽的第23名。

然而就在這一年,博德莫爾捲入了一樁醜聞之中,爲日後的悲劇買下了伏筆。

台中市府表扬幸福职场 宏全获最高荣誉-幸福洋溢奖

2018年,新西蘭自行車協會被指控欺凌、恐嚇運動員,縱容不恰當的私人關係,前副檢察長邁克-赫侖奉命展開調查。長達83頁的調查報告中提到,里約奧運會開始前三個星期,新西蘭自行車隊在波爾多舉辦訓練營,7月17日是休息日,教練和運動員獲准進城,但是必須在晚上10點前歸隊。

信義集團拓展觀光旅遊事業 創辦人周俊吉次子扮「Key Man」

到了晚上,一位女運動員發現室友遲遲未歸,通知了車隊經理。11點,助理教練聯繫經理,聲稱在城裡見到了那名未歸的女運動員,已經在回來的路上。然而直到凌晨1點,仍然不見人影,車隊經理要求酒店前臺致電當地醫院,擔心那位女運動員在騎行的過程中發生意外。

凌晨2點半,車隊派出人手展開搜尋,這時酩酊大醉的教練安東尼-佩登帶着那位女運動員走下出租車,兩人之間的親密程度顯然超越了正常範疇。事後佩登還向車隊經理髮送了帶有攻擊性的短信,經理沒有選擇投訴,因爲她認爲缺乏支持和幫助。

另外一位女運動員目擊了整個過程,然而在重重壓力之下,她被迫用謊言來掩蓋這段地下戀情,報告沒有透露姓名,後來媒體才知道,這個女孩就是博德莫爾。

報告還提到,里約奧運會期間兩位教練先後因酗酒住院,導致教練和運動員之間的關係破裂,產生了很多衝突、爭議和負面報道。此外,新西蘭自行車隊在里約還爆發了一次涉及酒精和藥物的尷尬事件。

經過詳細的調查,赫侖斷定新西蘭自行車項目存在嚴重的欺凌現象,缺乏問責和有效的管理,遴選方法不透明,運動員害怕遭到報復而不敢暢所欲言。

“那是一段讓人難受的時期,因爲她面臨着巨大的壓力,只能保持安靜,不敢惹是生非。”弗格森說,“會有這麼一種感覺,這個項目的很多人都進展順利,他們不希望發生改變。當然,改變不可避免地發生時,博德莫爾被看成是推動改變的人,我認爲這肯定影響了新西蘭自行車協會很多員工之間的關係。”

英霸/Dino上分攻略:蛛后之墓的「41遊走陣容」

調查報告公之於衆後,新西蘭高性能運動協會將博德莫爾的訓練撥款從2.5萬美元提升到4.5萬美元,理由是她意外缺席了2018年的世錦賽,導致她很難保持自己的世界排名。

炙热牢笼,总裁的陷阱
六如和尚 小说

有人認爲這是相關管理部門對博德莫爾遭遇“欺凌事件”的一種補償,也有人認爲是迫於政治正確,對沒有徵召博德莫爾的錯誤進行修正。

醜聞曝光兩年後,博德莫爾再度成爲體育政治的犧牲品,落選東京奧運會。

東方少年 安藝啓程篇( orient~東方少年~)

停红灯时儿子发现「这个」 直夸好漂亮!

新西蘭自行車隊的奧運選拔名單一直存在爭議,參加過倫敦和里約奧運會的娜塔莎-漢森由於落選奧運,曾經向新西蘭自行車協會和國際自行車聯盟提出了法律層面的質疑。最終,漢森的反抗不了了之,2020年10月宣佈中止自行車生涯。

隨着漢森的退出,博德莫爾成爲艾勒斯-安德魯斯之外新西蘭排名最高的爭先賽選手,然而她並沒有因此獲得參加奧運的資格。一位消息人士指出,爲了避免漢森再次提出抗議,新西蘭自行車協會索性將這個名額讓給了另外一名耐力賽選手。

今年4月,博德莫爾在社交媒體上回顧了過去一年面臨的挑戰,對落選奧運表達了失望之情,“我們用整個賽季拼來的資格,最終被送給了耐力賽車隊。”

LOUU露物兩週年!全新「#LOUUPOP」系列讓「黑蒜奶油」變身爆米花

事實上直到去年底,博德莫爾仍然有機會。由於老將斯蒂芬妮-莫頓退役,澳大利亞被迫退出了團體爭先賽,世界排名第九的新西蘭是這個項目的第一候補國,然而他們還是放棄了這個機會。

財神來了快對獎! 威力彩頭獎9.5億元開獎

很多人質疑,經歷這些打擊之後,博德莫爾是否獲得了足夠的支持。博德莫爾去世後的第二天,新西蘭體育局首席執行官拉琳-卡斯爾在媒體會上強調,這位年輕的運動員曾經與新西蘭高性能運動協會取得了聯繫,並得到了他們的支持,但她沒有透露具體的細節。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前自行車運動員表示,所謂支持不應該是發生悲劇後的權宜之計,而是確保他們不要受到傷害。

聽到很多人將博德莫爾的死與落選奧運聯繫在一起時,弗格森感到非常沮喪。“當我聽到人們這樣說時,我很受傷。”弗格森說,“她從來沒有對任何人感到憤怒,特別是任何被選中的運動員。她選擇接受現實,並努力繼續前進。”

新歌意外揭「亲哥黑历史」 AP潘宇谦爆险被断绝关系

認識兩屆奧運選手艾迪-道金斯時,博德莫爾才16歲,在老朋友眼裡,她一直是一個樂天派。“在新西蘭自行車隊裡,她一直是最積極、最友善、最開放的選手。”道金斯說,“我猜,那些心理健康出現問題的人可能很擅長僞裝自己。”

博德莫爾的悲劇引發了運動員、教練和媒體對體制的聲討,在現有的體系中,運動員淪爲商品,一旦表現不佳就會被無情地淘汰,他們身心俱疲,找不到自身存在的價值,而一直讓運動員失望的管理人員卻一直在晉升。

新西蘭自行車協會和新西蘭高性能運動協會的高層表示,嚴格執行了2018年赫侖報告中提出的所有建議。然而新西蘭高性能運動協會的一位員工表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所謂的改革都浮於表面,歸根結底他們不會做任何危及獎牌的事情。

超美!全台最高海拔祝山車站啟用 打造浪漫弦月型月台

畢竟爲了第一塊奧運獎牌,新西蘭投入了1740萬美元。看上去政策可能變了,但是冷酷無情的文化根深蒂固。

當整個新西蘭都在慶祝自行車隊獲得兩枚奧運銀牌時,博德莫爾年輕的生命定格於24歲。